【超蝠】恋爱游戏 上(轻松 甜)

哈哈哈哈哈嗝

illieagle:

超人和蝙蝠侠卷入虚拟恋爱游戏,为了回到现实世界而不得不模拟情侣做日常的清新恋爱小甜文。


预计三发完。


人物ooc预警


时间线定在正义联盟之后,超蝠虽然冰释前嫌但彼此还不是特别熟的情况。


氪星人有灵魂伴侣设定。




01


哦,玩具人去你妈的。蝙蝠侠想。


 


他本来只是受超人之请,去大都会参观超人夜巡,顺便采集一些氪星人的能力数据。夜晚的大都会异常繁华,万家灯火明明灭灭。超人的前半段巡逻一直挺顺利,结果却在经过中心广场的时候遇上了玩具人,后者用一个不知道哪里掏出来的巨大装备成功弄晕了他,还有一旁想要相助的蝙蝠侠。而等到蝙蝠侠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成了布鲁斯·韦恩,身边还站着克拉克·肯特。


他晕倒之前向瞭望塔发去了求救信号,戴安娜收到后立即带领正义联盟前往大都会,他们在玩具人的地下基地中找到了超人与蝙蝠侠的身体,以及与身体相连的一架奇怪机器。


“唯一的解释就是,玩具人抽取了你们的脑电波,把它化作一段代码编进了程序里。你们所处的世界是玩具人构造出来的虚拟世界。”钢骨顿了顿,小心斟酌着语气,“准确的来说,这是一个游戏世界。”


“我不管是什么,我只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从这里出去。”没有了冰冷的机械音加持,蝙蝠侠一贯擅长的威胁似乎也没了恐吓力。他皱起眉,有点怀念自己的蝙蝠装备。


“呃,蝙蝠侠,我觉得你还是稍稍在意一下这个游戏比较好,”闪电侠的声音插了起来,身为联盟的嘴炮担当,他无疑又一次很好地向众人展示了自己的话痨属性,“我想你们一定想不出来这是个什么游戏,说实在我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玩具人要设计这么个玩意,只有无聊透顶的人才会想出这么一个古怪办法,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他的兴趣爱好……”


一旁的戴安娜听不下去了,神奇女侠决定出面挑明,亚马逊战士从来敢于直言。


“布鲁斯,克拉克,”她直呼了两人的名字,语气庄重如同诵念誓言,“这一个恋爱游戏。”


 


 


蝙蝠侠花了整整两分钟来消化这则讯息。


玩具人销声匿迹一年——耗费大量心血设计出虚拟实境——精心布置骗局引他们落网,还提取他们的脑电波——就他妈为了看明日之子和哥谭义警背背山?


“要想救你们我必须先找到代表你们各自的小段代码,然而这台机器里起码存储了有一千万份这样的备份程序,每份程序里又有一亿段相似代码,除此之外,玩具人还给每个备份程序上加了密码炸弹。我必须逐个破解,否则一旦爆炸,脑电波消亡,你们也随之沉睡。”钢骨道。


“破解需要多长时间?”超人问。


“一个星期。”


“开玩笑,”蝙蝠侠拒绝事实,“你连母盒都能分离,还找不出一段代码?”


“母盒我伸手就能摸着,代码我连见都没见过。”钢骨说,“你让海王去大海里给你捞根针看看,一个礼拜已经是我的最快速度了。”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超人皱起眉问。


两个红蓝长方框闪现在空中,蝙蝠侠抬起头,发现是两道数值条,红色短,蓝色长,数值条前还附了颗爱心。


“这是什么?”超人问。


“好感度,玩过RPG游戏没,简单的说我需要你们把这个数值条加满,这样有助于我的分析,没准就能加快破解进程。”钢骨说,“点一下你们胸口就会跳出这个世界的背景和NPC档案,这对你们之后的游戏判断有帮助。”


蝙蝠侠难以置信的睁大眼:“你要我们谈恋爱?”


“模拟情侣而已,而且就目前而言,你们对彼此的好感度连路人都排不上。”钢骨道。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神奇女侠说,“你们需要一个契机彼此了解,而不是一门心思研究怎么干掉对方。我可不想下次再遇见你们的时候你们掐着其中一个的脖子,或者踩在对方的胸膛上捅刀。男孩们,亲切一点,你们早就过了可以意气用事的年纪了。”


蝙蝠侠语塞,他知道戴安娜这番话是说给他听的。超人刚复活那会要不是戴安娜替他拖延时间,也许蝙蝠侠根本撑不到露易丝的到来。他看看红色的5,又对比了下蓝色的20,干巴巴道:“我觉得比起超人,我要亲切多了。”


然而他话音刚落,钢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想你误会了,蝙蝠侠,”他提醒,“蓝色数值才是超人对你的感觉,至于红色,那是你对超人的感觉。”


 


 


02


蝙蝠侠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就像是你的公司破产倒闭欠下巨额债款,你去路边随手买了张彩票结果中了一等奖;又像是你去发廊做发型,理发师一时没注意上错了染料结果发现做出来的效果还不错。蝙蝠侠心中五味杂陈,他觉得他应该说什么,于是他说了,不如不说:“哇哦,我用氪石差点杀过你,你居然还对我有20点的好感度,该说你善良大度呢,还是氪星人天性淳朴?。”


超人闻言皱起了眉毛,但很快又舒展开来,“和这些都没有关系,我有我自己的判断力,”他想了想又道,“老实说我自己也觉得挺惊讶的,也许我内心深处还是觉得你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吧。”


超人的坦诚令蝙蝠侠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一会,决定换个话题:“还好露易丝不在,不然她看到我和你被困在这儿模拟情侣,一定气疯了。”


“露易丝不会生气的,她是我见过最坚强、独立、富有思想的女性。再说我们已经分手了,”超人轻描淡写,“就算她看见了,此刻也只会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吧。”


“……?”蝙蝠侠被这个讯息吓了一跳。他记得超人刚沉睡的那段日子里那位露易丝天天以泪洗面,消沉不已,可见十分相爱,怎么突然就分了?


他刚想继续询问下去,耳畔却响起叮叮咚咚的钢琴曲——“伙计们,我重新启动了游戏,现在这条街的任务应该开放了。玩具人给你们设定的难度本来是最高的,现在被我调回了新手等级,赚取好感度就方便多了。哦,对了,”钢骨欲言又止,“你们……看了各自的角色设定了没?”


“还没有,我们的角色有什么问题吗?”超人问。


“你倒是没什么,就是蝙蝠侠……”钢骨吞吐了半天,干脆调出资料投射到他们眼前,“算了,你们自己看吧。”


密密麻麻布满字体的虚拟光屏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超人和蝙蝠侠对视一眼,凑过头去,刚读完第一句话,蝙蝠侠的脸黑了。


只见资料上第一行字写到:“布鲁西•韦恩,哥谭市韦恩集团千金大小姐,性格骄纵,脾气暴躁,是个善良的爱哭鬼。(PS:阅男无数,至今未婚)。”


 


 


“依照玩具人的性格,我觉得十有八九他会在你们的代码上动手脚,所以别小看这些角色背景,因为接下来有可能,在你们的身上会发生一些变化。”


钢骨说得很含蓄,蝙蝠侠听得很疑惑,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很快,他就知道钢骨口中的“变化”指的是什么了。


他和超人走上街,从一个NPC那里接了一个看电影的任务,接着,他们走进了影院。


电影的名字叫做《遇见你之前》。蝙蝠侠记得这部电影,他和塔利亚刚谈恋爱的时候曾被拉过去看过一回,评价是一般,男俊女靓,典型的那种男女主之间一定要死一个的爱情故事。


蝙蝠侠不了解虚拟世界的时间流速。于是当电影真的老老实实放到女主应聘看护第一次遇见男主的时候,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变化就在这时发生了。


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替代了他的大脑控制他的行动。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可抑制地前倾,并且随着电影的往后播放,这种现象越来越严重,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哭了。


连珠串的泪水从他的脸颊滚落,好像他的泪腺永远不会疲惫似的。最开始的时候他尚且还能凭借意志力强行憋住,很快他就不得不抬起手背攃了。蝙蝠侠想起之前钢骨给他看到那段布鲁西的角色介绍,不由怒火中烧。他无法理解这种情节老套剧情一般的卖惨电影有什么好悲伤的,现实却是他越哭越厉害。更糟糕的是,他看到身旁超人向他投来的诧异的目光,后半段的电影超人几乎就没怎么关注过,氪星人的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蝙蝠侠猛瞧,表情活像是看到了某种灭绝几万年的史前巨兽。


无奈之下,蝙蝠侠只能低头不去看大屏幕,然而这却于事无补。他不禁咒骂起这个该死的恋爱游戏、发明游戏的玩具人以及答应超人来大都会的自己。可渐渐地,他又不愤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不安,他预感接下来会有什么要命的事得发生。


果不其然,当男主说出那句经典台词“你是我每天早晨醒来的唯一理由”后,他的双眼终于不负众望地化作了两道开闸的堤坝,眼泪如洪水从他的眼角飙了出来,蝙蝠侠崩溃得捂住了脸,从座位上站起身,奔向了外面。


 


 


03


“我被玩具人设计的程序控制了,那不是我的本意。”蝙蝠侠第三十七遍强调。


“嗯,我知道。”超人也是第三十七遍回答,他递过一张纸巾,“还需要吗?”


“谢谢,但我想应该够了。”蝙蝠侠吸吸鼻子,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他将用过的纸扔进垃圾桶里,忽然意识到一件事,“等等,你哪来的纸?”


他们现在是被设置在游戏中的虚拟人物,虽然拥有自己的意识,本质上就是一堆字符串,被重置到这片街头的时候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都没有,就连蝙蝠侠的格斗体术和超人的氪星能力都消失了。


超人愣了愣:“我不知道,我只是习惯性伸手进口袋,然后就摸到了一包纸。”为了验证自己的话,超人还示范给他看。


蝙蝠侠看着面前又一包崭新的还未被开封的餐巾纸,陷入沉思,片刻后他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满怀希冀地期望能从里面摸出蝙蝠镖、爪钩枪、缆绳与微型炸弹。结果蝙蝠侠的手几乎快把袋底给掏穿了,命运女神仍旧没有眷顾一下他的打算。


蝙蝠侠失望地抽回手:“玩具人从不做多余的事情,游戏这么设定一定有他的用意。你能从口袋里变一把榔头出来吗?”


超人在上衣的四个口袋里分别摸索了一会,抬起头认真的说:“不能。”


“也许我们漏了什么,它应该有触发条件。”蝙蝠侠说,“好好回想一下这两次从口袋取东西的经历有什么不同。”


超人凝眉苦苦思索,忽然,他的眼睛像是大海的启明灯那样亮了起来:“有了,拿纸巾的时候我在想你需要东西擦眼泪,而拿榔头的时候我更多的是在想你要它干什么。”


“那你现在先摒弃其他想法,试着只想‘蝙蝠侠需要榔头’试试?”


超人郑重地点点头,他深呼吸一口气,神色凝重地伸出手。


“怎么样?”两分钟后蝙蝠侠忍不住问。


“好像不是这个。”


超人沮丧地说,宽阔的肩膀聋拉下来。也许看久了氪星人使用他的超能力扛起一幢大楼慢悠悠地飞过灾难场地;或者浑身清爽地闪现在半空,看着地上灰头土脸的他们。蝙蝠侠发现自己还真有点不习惯他现在的样子。蝙蝠侠在原地踟躇了一会,才在超人的背上拍了拍,“别灰心,这才刚开始呢,何况我们不还有钢骨……”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他放在超人背上的手被一股巨力拉扯入掌。超人猛地回头,抓着他的手腕,力道大得惊人。


蝙蝠侠挑起眉毛,佯装淡定:“干什么?”


超人盯着他一眨不眨,“抱歉”,片刻后氪星人松开了他的手,面色复杂,“刚才我被玩具人设计的程序控制了。”


“你说的没错蝙蝠侠,”还没等蝙蝠侠回他,他又说,“这他妈就是一个恐怖游戏。”


TBC


哈哈哈,安慰一下可怜的大超,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一个性取向和三观一样笔直的好孩子啊。

评论
热度(232)

© 冬雪是春天的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