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谁令白衣送酒 16

马下进度,补剧去也(・ω< )★

子非鱼:

回忆当年上元夜,苏兄景琰相约观灯


---------------------------------------------------------------------------


蒙挚走过来给靖王行礼,“殿下,您怎么没有走密道?”
靖王瞪了他一眼:“我本来准备入宫,顺便过来瞧瞧苏先生。”
“这几天你都来看苏先生了吧,他身体怎样了?”靖王语气中带着些莫名其妙的醋意。
“我,呃,也是今天刚过来。前几天翻墙进来都被飞流打回去了。”蒙挚满脸诚挚地看着靖王阴沉地要滴出水的脸,“殿下,我今日宫中当值,先告辞了!”一拱手转身奔着院墙而去,忽然又似想起来什么折向大门。

众里寻他千百度


靖王走到梅长苏卧室门前,竟有些近乡情更怯的情绪,手放在门上踌躇着不敢推开。
黎纲正好把门打开:“靖王殿下,宗主请您进去。”
梅长苏半坐在榻上,衣服已经穿好下身尚围着厚厚的狐裘。看到靖王进来,微微欠身:“恕苏某无状。”


待靖王坐定,梅长苏首先说:“苏某恭喜殿下。”
靖王却不说话,一直深深看着他,时间久到连梅长苏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殿下怎么了?”
“先生认为现在这个局面,我应该志得意满吗?”靖王的眉宇间有一抹难掩的怒色。
梅长苏看一眼靖王,慢慢道:“殿下心中似是有火。难道此事不值得恭喜?卫峥救出来了,誉王失了圣心,夏江再无翻身可能…..”
“不值得!”靖王打断梅长苏的话,“如果代价是先生的安危,那得到什么都不值得。”
梅长苏依然平静地说:
“为什么不值得呢?苏某既然有胆量进悬镜司,自然有把握安然脱身。”
“你这几日重病连人都见不了呢?”靖王气他瞒着自己去冒险。
“悬镜司自然不是个养病的地方,回来以后被晏大夫拘着闭关了几日。让殿下担心了吧!”梅长苏依然轻描淡写。


靖王还未答话,晏大夫板着一张黑脸端着药碗推门进来。
梅长苏端起那碗冒着热气的苦水,刚喝了几口,忽然一阵反胃恶心,“哇”的一下把药一口一口都吐了出来。


靖王赶忙上前扶住,用手给他抚着后背。黎纲也上前来帮着收拾,梅长苏呕的眼里都是泪,不住咳喘。


“先生这是怎么了?”靖王急问。


梅长苏喘息了一会儿答:“这几日总是睡着,想是把肠胃睡的不适应了。”


黎纲在一边愤愤地说:“分明是被夏江那个老匹夫害的。宗主撞到后脑,这几日总是头晕恶心。还被喂了乌金丸,要不是宗主他会……”


“黎纲,收拾完就出去吧。”梅长苏忍无可忍打断黎纲的唠叨。


“夏江对你用刑了?”靖王虽然料想到苏先生在悬镜司会吃苦,但是听到头被撞,仍是怒不可遏。


“他不敢。我这身子骨儿经得起哪一样刑?”梅长苏自嘲地一笑,“如果死在悬镜司,皇上那里他没法交代。”


“乌金丸又是怎么回事?”
“乌金丸是悬镜司独门秘药,吃下之后七天必死。殿下想必听说过?”梅长苏瞟他一眼。


“这毒可解了?”


梅长苏摇摇头,“蒙统领把悬镜司翻得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解药呢。”


“什么,那你?”靖王跳了起来。


“殿下忘了吗?今日是正月十五。”


“是,那又如何?”靖王皱眉看着梅长苏藏了三分狡黠的微笑,心中倒安定了些。


“夏江是想让我安安稳稳过好上元节吧,明日才是第七天。”


 


“殿下,不如你来猜个谜应景,就猜一猜苏某明天会不会死吧。”


“大年下的,我不猜这种谜!”靖王有些生气瞪着梅长苏。


梅长苏脸上现出一些遗憾的神情,
“没意思吗?我可是猜过很久这个谜。那时候每一天我都跟蒙古大夫打赌:明天我会不会死。”
“我总是赌自己会死,他总是赌我不会死。你知道赌注是什么吗?是我的命,我要是输了就把命给他。蔺晨那么聪明,这个赌却永远都赢不了我。”


梅长苏有些得意的笑了笑,看着靖王的满脸怒色,想安抚一下他:
“要不然换一个谜你来猜,我中的乌金丸之毒是怎么解的?若是你猜中了,我就……”


梅长苏停了一下,还没想好说什么,靖王忽然抢着说道:


“若是我猜中了,先生就答应我一件事,不可反悔。”
梅长苏微笑看着他:“好,你猜吧。”


“要我说,先生根本没有吃乌金丸。”靖王从桌上的围棋罐里拿了一枚棋子捏在手心里,伸开手掌却空空如也。“我猜对了吗?”


梅长苏脸色微微转白,淡淡一笑:“不错,如果明知道悬镜司有乌金丸还吃下去,那就太傻了。夏江是给了我颗药丸,还把我摔倒在地上,他捡起地上一颗药丸就塞到我嘴里了。”


“从前小殊和我常玩这个把戏,原来先生也玩过。”靖王看着梅长苏慢慢地说。


梅长苏没有回答,目光转向窗外。飞流正把一盏盏的花灯往房梁上挂,少年轻盈挺拔的身姿在梁柱间纵跃着。即使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也知他此刻快活无比。
梅长苏眼里闪过一丝羡慕一丝怀念:
“记得十几年前,金陵城里上元灯会非常热闹的,现在还是如此吧。”


 


那一年的元夕,是萧景琰刚满十七岁开府后第一个上元节。
十五岁的林殊在随林帅剿水匪的时候不慎右脚受伤,被送回金陵修养。
“小殊,你不好好养伤又偷偷溜出来,姑母知道要罚你的吧。”
“还是你这儿好玩儿,又没人管。”林殊“嗖”的把手里的拐杖扔掉,双臂一展趴在萧景琰的肩膀上。
“别闹,等我挂好了这些花灯,祁王兄说一会儿要来查府。”


“我来帮你挂呀。”林殊眼珠一转。
“你的腿都这样了,老实坐一会儿,我马上就弄好了。”


“哎呦哎呦,我的脚好疼,好疼。”林殊忽然苦着脸叫起来。
萧景琰吓了一跳,“怎么搞的,是不是伤口又弄破了?”他赶紧蹲下来,低头去查看小殊的绷带。谁知林殊一偏腿就坐在他肩膀上了:“快起来,我帮你挂灯去。”


“小殊,你也太重了吧。”萧景琰皱着眉头站起来,又怕把他摔着了,又怕抱紧了腿弄疼伤口。


“景琰,快去拿灯,我来挂,省的你找梯子啦。”林殊乐坏了。


挂完了灯,天快黑了。
“唉,听说今年上元灯会特别热闹,有南楚国来的舞狮团,可惜母亲不许我去。”林殊叹口气。


“是吗?要不然我陪你去?”


“我可不想坐马车,闷死了还什么都看不到。”


“你这不是脚受伤了没法骑马嘛。”


“算了算了,你还得陪祁王兄参加宫宴,反正也去不了。我先走了。”林殊怏怏不乐拿起自己的拐杖。


“小殊,要不我骑马带着你?你不是早就想骑惊帆了吗?”


“真的?!”林殊眼睛一亮,忽又皱眉:“你还得参加宫宴呢。”
“没事儿,去陪祁王兄坐一会儿就溜出来,父皇哪注意的到我呀。”
“好!那我等着你。翻墙进来找我,别让人发现。”


 


“先生以前也看过金陵的上元灯会?”靖王的问话打断了梅长苏的思绪。


“是啊。我曾在金陵受教于黎崇老先生。那时年轻爱热闹,曾去看过。”


“我也很多年没有看过了,不如我今晚陪先生一起去看看?”靖王试探着问道。


“不了。今晚黎纲甄平会带着飞流去。晏大夫虽然允许我今天见人,却不会让我出门的。”梅长苏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苏先生,刚才我的谜猜对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的,不能反悔。”靖王脸上现出几分孩子般的得意。


“莫非,你想让苏某陪你去观灯?有些强人所难吧。”梅长苏皱皱眉,“再说你今晚不是要参加宫宴吗?”


他说出这句话时,忽然楞住,两个人的眼光纠结在一起又马上分开。


靖王慢慢道:“我可以先去坐一会儿,然后……”
梅长苏在心里喊道:“不,你不能溜出来。你现在是陛下最重要的皇子。”
这一次,梅长苏的嘴巴比他的脑子更快,他说:


“殿下不要溜出来,我会等你的。”


 


 


待续


 


0-1  多情总被无情恼(上


0-2  多情总被无情恼(下)


1.  谁令白衣送酒


2.  今宵酒醒何处(上)


3.  今宵酒醒何处(下)


4.  君子可欺之以方(1)


5.  君子可欺之以方 (2)


6.  君子可欺之以方 (3)


7.  君子可欺之以方 (4)


8.  君子可欺之以方  (5)


9.  秋山又几重 (1)


10. 秋山又几重 (2)


11. 秋山又几重  (3)


12. 秋山又几重  (4)


13. 秋山又几重  (5)


14. 秋山又几重  (5)


15. 秋山又几重  (6)


16. 众里寻他千百度(1) 


【番外】宗主的孩子是谁的? 


【番外】宗主要生了


【番外】 梅开二度  【吃醋、情话、生子后】


本文关于男子成婚及生子的设定,《君子可欺之以方 4》


 


谢谢阅读!


新年快乐!


若有留言,下章更甜!


 


 

评论
热度(479)

© 冬雪是春天的衣 | Powered by LOFTER